这句话已经要了我的命

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19/2/19 9:26:18

连任五届、被控现金贿选的七十二岁无党籍嘉义市议员廖天隆,昨晚在议会研究室烧炭自杀身亡;廖曾向同事说若被关,我宁可死。遗书写到我不是畏罪自杀,是以死明志。亲友说知道他涉讼心情郁闷,但不解为何把老命都赔上。

廖是昨天下午在家留遗书后前往嘉义市议会,进研究室房间烧炭自杀;消防局昨晚六时十分获报赶往将廖送医,回天乏术。

廖遗书中说,恨警方以不实笔录入他的罪,我以生命来保证,希望能还我清白。也提到为了让家人安心,同意侦查检察官建议认了不实笔录之罪换取缓刑;原以为能获得自新机会,怎料到法院时公诉检察官却不认帐,还说这是侦查检察官个人意见,这句话已经要了我的命,他的余生能安吗?

嘉义市警局说,处理贿选案都有所本,绝无构陷、入罪等动机;嘉义地检署发言人、主任检察官蔡英俊说,对廖选择自杀相当遗憾。

嘉义地院发言人洪嘉兰表示,廖民事当选无效诉讼,因诉讼标的不能继承,直接驳回。廖的议员缺能否递补,嘉义市选委会表示要和法院再研究。

据了解,检察官去年起诉时,以廖犯后态度良好,建请法院缓刑,但今年元月刑事准备程序庭上,公诉检察官表示缓刑是承办检察官个人意见,不代表地检署,地检署建请具体求刑,廖当场错愕。

原起诉廖的王姓检察官已经转任律师,他说廖在侦查庭上认罪,态度良好,年逾七旬,起诉时建议缓刑,可惜廖还是过不了这一关,这结果让人难过。

嘉义市议会本月十四日临时会,廖出席时消瘦、憔悴,他问警察局长警察是否会因为绩效,故意引导民众做错误的指证,是否有法律途径可求助?还说如果当事人因此而轻生,该怎么办?当时大家感受到廖因官司心情沉重,却没想到他有轻生念头。

【本文固定链接】http://northcreekfarmersmarket.com/gic/16.html

上一篇:县议员何子凡质疑背后有有力人士撑腰
下一篇:台8线中横公路148公里处华禄溪路段